智野chinoai

【阿多薰】黄昏之时(上)

感谢薄荷!!!阿多薰真好!!!么么哒!!!♥开心!!!啊啊啊啊啊

薄荷chiaki的小号:

*ooc见谅,魔物阿多X除魔神父薰


*纯开车,但前面废话比较多


*送给 @智野chinoai 智总我是爱你的(づ ̄3 ̄)づ╭❤~生日快乐!看我真挚的双眼!






脚步声由远而近。


在门被推开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将羽风薰压在了墙上,手中的烛台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在空旷的地下室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薰震惊地睁大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一双金色的眼眸正紧紧地注视着他。


——近距离看的话,在一瞬间收缩起来的金色瞳孔,正变得像是琥珀一样通透。


那的确是隐藏在暗夜之中的、只要看一眼就会深陷其中,被人们称之为‘黄昏魔物’的眼睛。


“是阿多尼斯君啊♪真是的……不要突然吓我啊……”像是被不小心吓到了抱怨一样,薰随即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


紧紧抓着薰手腕的是一个身材高挑有着古铜肤色的男人,尽管对方和薰一样高,但那一瞬间爆发出压迫性的气场和那双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眼睛,还是让薰看起来气势弱了一些。


“……羽风……神父。”眼前的男人似乎认出了薰,但他的手却没有放开薰,脸上的表情还带着明显的疑惑。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薰在注意到对方的表情之后皱起了眉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会都忘了吧?多多尼斯君?”




这里是属于西郊城镇中的教堂。


并不算特别大,也不起眼,却是奥特菲欧仅有的一家教堂。


大概是因为离城镇有些远,所以来做礼拜的人并不会很多。


比起被姐姐们玩乐般包围着的乙狩阿多尼斯来说,每天去教堂大概是他唯一的乐趣了。


这里视野相当宽阔,空气也十分清新,尤其是当阳光透过树叶留下斑驳的倒影在身上时,那总能让阿多尼斯的心灵得到宁静。


“神父大人,请您听我说——”


“啊啊……今天来的怎么全是男人……完全提不起劲啊……”


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手里拿着十字架和圣经,看起来完全没有半点干劲的是这座教堂里唯一的神父羽风薰。


阿多尼斯对他充满了好奇。


因为他和他书中读到过的神父大人一点都不一样,他没留着白花花的长胡子,反而相当的年轻,年纪看起来大概也只比他稍长几年,关键是他的长相不仅十分俊美,并且很受城镇上女子们的欢迎。阿多尼斯从没有看见他捧着圣经祷告过,就好像他手里那本圣经只是个装饰物而已,他甚至连‘愿主保佑你’或者类似的话语都没有说过。


日常如果是男人来教堂,神父大人就会嗖地一下跑个没影,如果是女人来教堂,神父大人则会和她们说说笑笑,逗她们开心。


但是今天他似乎没能来得及跑掉。


前面跪着的胖男人絮絮叨叨说的吐沫横飞,薰却完全没有在听,打着哈欠强忍着不耐烦的神情。


就在这个时候,薰的视线对上了站在教堂门口的阿多尼斯。


这不是薰第一次看见阿多尼斯出现在教堂里了,薰认识阿多尼斯的姐姐们,自然也是知道她们最小的弟弟。


“多多尼斯君~”薰突然微笑着朝阿多尼斯挥了挥手,那笑容里怎么看都藏着几分狡黠,“不好意思了,这位……?威……你叫什么来着,啊,就像你看到的,我今天和那位迷路的小羊羔约好了哦♪必须要去为他指引正确的道路了呢,今天就到这里吧~”


薰不由分说地将那男人半就着推出了教堂,阿多尼斯只是沉默地站在一旁并没有拆穿薰过于明显的谎话。


“呼……真是帮大忙了,多阿尼斯~”薰在打发走了那男人之后,舒了口气。


“是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一本正经地纠正道,不知道为什么薰从以前开始就总是会叫错阿多尼斯的名字,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记不清。


“不好意思啦,阿多尼斯君~”薰笑眯眯地这么回道,似乎因为终于赶走了令人心烦的人而心情大好。


阿多尼斯第一次听到羽风薰的名字是在三年前,家里并没有人信天主教,但自己的姐姐们最近却总会往教堂里跑,嘴里自然也就常常提到这位不太按常理出牌的新任神父。


随后当然阿多尼斯也见识到了这位神父有多么‘与众不同’,但相处的时间久了之后,阿多尼斯意识到那看似轻浮的态度只是表面,阿多尼斯很难形容那样的感觉,与其说是敏锐的观察力,不如说是野性般的直觉,薰一直在隐藏着什么。


而最近这样的感觉愈发地强烈。


在黄昏将至的时候,总感觉空气中莫名浮动着什么,蠢蠢欲动。


“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迷路的孩子要快点回家才行哦♪”而阿多尼斯也发现了最近薰总是会在太阳快要下山之前,催他回家。




——黄昏将至,光明与暗夜交替,那便是魔物出现之时。




等羽风薰在处理完那些魔物时差不多已经是半夜了,薰皱着眉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和血迹,这个情况真的不妙啊……


人类口中不存在世间之物、幽灵、恶魔、吸血鬼亦或是狼人,在薰的房间里,不仅正住着两只,而薰真正的工作其实是处理一系列‘超自然’事件。


“混蛋吸血鬼!别摸老子的头!!本大爷是狼!!不是狗!”还未打开门,屋子里大神晃牙暴躁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


“呵呵,小狗还真是精神呢……是因为要到月圆之夜了吗~”回答他的是朔间零。


“啊,薰君回来了呢~”


“轻浮男!回来的太慢了!!本大爷快饿死了!”


“喂喂……好歹这也是我的地盘,你们倒是别整天蹭吃蹭喝,稍微帮点忙啊?大神你不是狼吗……至少去抓只鸡回来烧啊?”


“哈?你是叫本大爷去镇子里偷鸡吗!这么掉价的事情老子才不做!不然你让这个整天只知道睡觉的家伙去抓啊?”


“吾辈是吸血鬼,不需要吃鸡。”


虽然这个组合相当的奇怪,但身为神父的羽风薰确实收留了一只纯种的吸血鬼以及一只狼人,出于各种复杂的原因。


“说到这个,朔间。”薰收起了开玩笑的神情,“‘黄昏’的时间变长了。”


薰口中的‘黄昏’自然是魔物出现的时间,羽风家族历代都是作为优秀的除魔人而存在的,包括羽风的姐姐们也都是相当厉害的女巫,薰虽然不满意这份神父的工作,但对于‘黄昏’时间他事实上是有些享受的。


在金色半透明的光线中,世界都反射着最真实的光华,那不是普通人可以看见的景象,只要见过一次就难以忘记,隐藏在暗夜中最危险的形态被夕阳所染红,黑色的气息在颠倒着的视线中破碎着重组,扭曲的不仅仅是被无数放大从地狱而来的庞然大物,那更是由人心底所产生的‘障’。


这才是原本真实的面貌。


丑陋而又美丽的。


世界。


“薰君也不必过于担忧,毕竟吾辈和小狗都在,不过……很少看薰君这么急躁呢?莫非是……因为某个迷路的孩子吗?”


“…………别开玩笑了,”面对着朔间半眯着眼睛有些揶揄的笑容,薰一时间无法找到有力的反驳话语,而努力在脑中搜刮着说辞,“我只是觉得那孩子挺有趣的♪况且我挺喜欢他的姐姐们~”


“喜欢吗……原来如此呢,吾辈对于人类复杂的感情并不是很理解。”朔间低垂着眼眸这么说道,在薰耳朵里这话听起来瞬间竟有些落寞,薰并不了解朔间零与大神晃牙的过去,但在他看来,他们似乎都有着共同的一点。


与其说是孤独,不如说是被神所抛弃了,哪里都不属于他们。


那看似微弱又纤细姑且称之为友情的牵绊,到头来这里竟是他们唯一的归处。


而对于阿多尼斯,羽风薰是有些矛盾的。


最初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单纯因为觉得捉弄一本正经的阿多尼斯很有意思,才经常会耐着心听他说话,当然傻乎乎隔着门板对着薰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一遍,还不知道门板背后其实有人的阿多尼斯也很可爱,不过说到底阿多尼斯还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好几次薰都产生了不属于他会有的羡慕之情。


是被呵护着,被爱包围着长大的孩子,才会如此单纯善良,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如果当他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实,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在那双透明干净的眼睛中映出的究竟是怎样的景色呢?




——“我……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阿多尼斯的声音不大,但正正好好,一字不差地传进了薰的耳朵里。


羽风薰隔着门板差点因为阿多尼斯突然爆炸性的发言而滑倒。


“……这样不对,但是……想见他。”即使看不见阿多尼斯的表情,薰也能想象到眼前的人一定是一脸困扰又纠结严肃的表情。


“但他不喜欢男人。我也是男人……”


羽风薰隔着门板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而喉咙发紧。


“要是他……能只看着我,就好了。”阿多尼斯的声音放低了一些,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但在薰听起来却是温柔到有些伤感,“如果……”


如果……


羽风薰并没有听见后半句话,因为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听见外面的声音,薰忍不住推开了门板,但外面已经没有阿多尼斯的身影了。


阿多尼斯喜欢的人,会是谁呢?会是我认识的人吗?羽风薰想着,如果阿多尼斯喜欢的那个人也能回应他就好了。




直到那天来临之时。


夕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在那破碎般血红的景色中,阿多尼斯的眼睛正变得像琥珀一样透明,耀眼的金色让人难以移开目光。黄昏封魔之时,怀着对世间的执念,原本死去的人借由‘障’变为魔物——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阿多尼斯还没有得到喜欢的人的回应,这份纯粹的灵魂不该为了拯救他而断送在这里,他更不该在这样情急的时刻说出了禁忌的话。


——“活下去!阿多尼斯!拜托……活下去……不要死……”


明明是已死之人,但却因为羽风薰的话而产生了执念。


结果就是除了吸血鬼狼人之外,薰的地下室还多了一只魔物。


“喂!混蛋轻浮男!你打算拿那家伙怎么办?一直锁在地下室可不行!”


“虽然说目前看起来那孩子还能认得你,但魔物与吾辈不同,光是吸血也维持不了几天,况且从人类变成魔物本身所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生命,他的灵魂也会被吞噬。”


“阿多尼斯是因为我的关系才……你有办法能救他对不对?”


“吾辈的确是有……只是不知道薰君愿不愿意。”


大概是朔间接下来的话太过于冲击,让羽风薰一瞬间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黄色笑话中。


“和魔物进行体液交换。俗称‘性、交‘,人类口中的做爱、sex。你选哪个?”朔间不紧不慢地补充道。


——你告诉我,这有什么差别!




tbc


太长了我分个上中下……后面大概全是肉


吃不吃鸡!野爸爸,爱我吗?嘿嘿嘿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5)
  1. 智野chinoai薄荷chiaki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薄荷!!!阿多薰真好!!!么么哒!!!♥开心!!!啊啊啊啊啊
©智野chinoai | Powered by LOFTER